搜 索
字号:
泰国改组内阁老面孔居多 总理急于创造政治遗产
发表时间:2017年12月11日 15:08来源:文汇报

摘要提示:11月30日,泰国总理巴育带领他的18名新一届内阁成员向国王哇集拉隆功宣誓就职。此前媒体引述泰国政府的消息称,此次内阁改组后会有更多文官入阁,替代即将卸任的将军,目标是全面提升政府在经济领域的表现。

  改组内阁难掩泰国军政府的窘境

  周秋君

  11月30日,泰国总理巴育带领他的18名新一届内阁成员向国王哇集拉隆功宣誓就职。此前媒体引述泰国政府的消息称,此次内阁改组后会有更多文官入阁,替代即将卸任的将军,目标是全面提升政府在经济领域的表现。从最新公布的名单来看,军官部长比例的确低于上届,增加的内阁成员中不少是刚退休的政府官员。这表明,巴育意识到过去三年军人入阁的确成了他个人以及军人执政团“全国维持和平秩序委员会”(NCPO) 的一笔负资产,而他目前迫切希望能通过内阁换血来提高政府在民众中的声望,为自己和团队留下一笔积极的政治遗产:一方面可以防范以亲民取胜的他信势力的回归,另一方面也便于在2018年民选政府上台后为自己和团队寻求新的政治活动空间。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泰国总理巴育。 中新社记者 盛佳鹏 摄

  军政府三年业绩引发抱怨

  就在上月泰国第五次内阁改组之际,泰国公众与媒体关注的焦点都集中在新一届内阁成员中是否会有更多的军事将领。这种讨论激怒了总理巴育,因其本人就是在2014年通过军事政变上台的将军。巴育在11月20日猛烈抨击媒体,讽刺地质问记者为何总爱打听新内阁里的那些军官的事,“我从未考虑过内阁里文官和军官的比例问题,”他说,“难道你们那么在意军队吗?”

  外界关注军人入阁并非没有原因。过去三年的业绩显示,NCPO指定入阁担任部长的将军们并没能胜任他们的工作,与之共事的泰国政府官员们经常抱怨这批官员在管理时死板强硬的士兵作风,指责这些“将军政客”不懂如何治理国家,也不懂得融通。尽管泰国军队倾向于拥有一套自己的长远计划与战略,但是治理国家就像料理生活琐事,并不会总是按照计划发展。

  一些从事泰南冲突解决方案的安全与情报界官员抱怨军人爱死磕他们认定的方案,即冲突解决必须分阶段进行。殊不知和平与谈判过程变化性大,所以每当出现突发状况时,他们就无从应对了。这些军人出身的部长们不仅不肯打破固定思维,潜意识中还预设了一种最坏的情况,就是如果不能解决冲突,泰国就会沦为一个“失败国家”,类似于南苏丹、利比亚和叙利亚等国。简言之,许多人认为,这些军人官员无论在解决冲突还是在管理一个部门时都不够成熟老道,缺乏在突发事件上做出必要调整的心态。

  巴育急于创造积极的政治遗产

  巴育之所以在被问及内阁成员中的军官数量时怒火中烧,是因为这暗示了泰国现在的经济困境,特别是在草根民众层面的治理不善,都归咎于将军们没有能力领导好他们的部门。巴育作为2014年5月推翻民选政府上台的“将军首相”和被宪法第44条赋予了“绝对权力”的人,深知用人不善与自己脱不了干系。面对公众舆论的无情指责,巴育需要解释为什么掌握了绝对权力却依旧不能兑现政治改革承诺,更别说改善底层民众的生活状况。有评论认为,泰国军方在对外沟通领域缺乏战略,没能有效地向公众传达他们遇到的困难。巴育的翻译官威叻春上校就经常被泰国一些英语流利的外交官抱怨翻译得词不达意;而泰译中翻译官 (一位年轻的国防部陆军中尉) 的学术背景也颇受质疑,一些泰国官员怀疑他不具有安全许可去近距离接触与中国打交道的部长及军方高级官员。

  不同于以往的联合政府,巴育无法以政府表现不力而指责其他联盟成员,因为对于实施改革、铲除腐败、提振草根经济等问题,实际上他没有“联盟成员”可去指责,这些问题都是NCPO 自成立之初就做出的承诺;更重要的是,本届内阁改组是巴育为自己及其军政府留下积极遗产的最后机会。因此,他迫切希望获得公众的信任与支持,如果2018年底前让位于民选政府,那么本届政府的作为无疑会成为他当政三年的最佳诠释。一份积极的政治遗产可以证明三年前政变的合法性,否则那场政变及军政府都会成为历史上的失败案例,所以未来12个月对于非常关心政治遗产的军政府而言将至关重要。

  关键职位上还是“老面孔”

  巴育自2014年政变上台后共进行了五次内阁改组,总体上内阁中的军官比例呈下降趋势。此次进一步减少军官人数,增加善于同底层民众打交道的民选官员,表面上看是让团队更专业、更好地服务泰国经济,兑现NCPO早年许下的承诺。然而鉴于巴育政府还有不到一年的执政时间,且始终是在NCPO的指

  挥棒下运作,因此预计本届政府也不会有大的改变,至少一些关键职位上还是“老面孔”。

  比如外交部长敦虽因在处理西方国家对2014年政变的批评时不够强硬而不受NCPO待见,但由于得到泰国公主的青睐,因而保住了这一职位。

  国防部长普拉威上将是NCPO副主席,也是与巴育和阿努蓬上将并肩的NCPO“三巨头”,地位不可撼动。他直接控制着军队和安全、情报机构,还是2014年政变的设计者。虽然普拉威在媒体和公众面前形象不好,口无遮拦的做派激怒了很多人,与记者在几乎所有问题上都发生过冲突———从外界质疑的军事采购项目到军方、警方对付嫌疑人的战术方法等,但他手里握有一把“尚方宝剑”,即NCPO的“金主”,是靠暗中交易给NCPO入账的关键人物,同时也是众多大企业和机构的董事会成员。

  巴育当然知道他的部长们公众形象不好,特别是农业与合作部部长察猜上将,因此这次任命了刚退休的内政部常务秘书吉萨达接任这个重要部门。吉萨达是一个行政官员而非技术官员,他长期与底层民众打交道,在泰国少数民族中有很高的威望,包括北方的山地部落以及受泰南冲突影响的马来人,还在泰南地区的也拉和宋卡两处担任过省长。有人认为,选择吉萨达是巴育争取底层民众的策略,未必能真正解决他们的经济困境;况且目前也不清楚吉萨达的正面形象究竟是否足以加强军政府与农民和村民之间的信任。

  (作者系上海政法学院上海合作组织研究院研究员)

 

  【编辑:冯抒敏】

更多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